招财鞭炮

课程介绍

圆桌汇 素描对于中国画创作的功用与意义发布时间:2019-04-24 09:36 浏览:

  【编者按】 作为西方绘画最基础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艺术形态,素描在中国画创作中所起到的功用、价值和意义,近些年来一直在学界有不同看法。作为一种西方的造型手段,素描对于中国画的影响毋庸置疑,但其作用到底如何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期“艺术圆桌汇”邀请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刘万鸣、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朱尽晖、陕西师范大学教授杜少虎、西安美术学院教授李青、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于洋就上述问题进行了讨论。

  素描作为西方绘画的基本方法很早就进入了中国人的视野,清代广州口岸的外销画中就有素描作品的出现,上海的土山湾画馆甚至曾经编写过有关《素描》的教材和讲义。早期引进素描,带有很强的功利性和实用主义色彩,图画手工课成为早期学堂教育中的重要科目。其目的是“练习手眼,培养精密观察物体的能力,养成尚美之心性”。对于中国画而言,由于自身有一套比较稳定的文化传统和表达方式,因此,国粹派的画家一开始对素描是比较排斥的。

  我觉得素描对于中国画的价值问题首先涉及观念层面,“中国画的现代化”一直是20世纪中国艺术的主潮,新中国建立以后,高等院校中一直把素描课同时作为国画系和油画系或者所有学科学生的必修课程,但在观念层面,往往存在着不同的声音。比如徐悲鸿和林风眠等人主张“融合中西”,打破中西绘画界限,而潘天寿先生则强调中国画独立,中西绘画应拉开距离。其实从学理上分析,两种观点都有其合◆■理性。从历史▪▲□◁上看,明代的▲=○▼金陵画家龚贤、波臣派画家曾鲸,包括清代海上画家任伯年等都从西方的“明暗法”中汲取营养,从而形成自己独特面貌的。所以,坚持中国文化的立场是▪•★非常必要的。但对于“西学”的优长,甚至这种素描造型、明暗的技术,我们还是应该学习的,因为从20世纪中国画发展的趋势和获得的成就来看,我们还是真切体会到了西方的素描教学对中国画创作领域的巨大影响。

  少虎的说法我是肯定的,素描对于中国画的影响不可避免,它是已经存在的现实。我的问题是:来自西方的素描到了中国画家手里,怎么用?素描虽然是单色的,但是它的丰富程度不亚于中国水墨画,看似单色实为丰富。所谓的素描和中国画有关系吗?到底有多大的关系?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关键点。在教学当中,西方素描影响了中国画,甚至有人认为西方素描推进了中国绘画,包括有的人强调是推进了人物造型的准确性。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在素描创作过程当中所想的。但无论怎么想,我都认为,无论是毛笔、铅笔还是油画,一旦拿到我们手中,我认为就跟我们的精神活动联系到一起。因此,在创作中,不要考虑它是素描还是水彩,是油☆△◆▲■画还是国画,是用铅笔、毛笔还是篆刻刀、雕刻刀等,我们强调的重要的是精神。它与艺术家是血脉连通的,是一种精神的表达。就是说绘画有分类、分工,但最终有一个终极点,就是对真善美的这种追求。

  因此,在教学过程当中,包括我们的艺术创作当中,一定要对前人所提到的一些学术命题进行认真分析,比如西学中学的问题,素描“宁脏勿洁,宁方勿圆”的问题,千万不要简单化。一旦简单化,就会妨碍自己的创作,影响自己并不可怕,影响到学子就可怕了。如果要更概括一点说中国的素描问题,就是如何表现中国精神的问题,精神表现到位了,就不在乎什么画种了。素描就是一种手段,不分国界,可以为我所用。

  确实,无论外来的文◆▼化多么复杂、多么纷乱,一旦拿到我手里便变为己有。这个前提就是首先我们要认识自己,认识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真正地吃透。当然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我们可能一辈子做不到,也可能一辈子刚刚明白,但是我们要去做。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才对自己文化有一种自信,而这个前提是包容,包容一切外来艺术,包容一切周围的艺术风格,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完善我们自己。

  关于素描与中国画的关系,可以换个角度来看。我认为素描写生里边衔接了两个相对的概念,一个是“素”,一个是◁☆●•○△“繁”。素这个词实际上是我们传统中本体性的一个词。中国画中叫白描、线描,这种讲线性的东西很早就出现了,从诸子百家这个时代,儒家道家讲到“素以为绚”,讲到“墨分五色”等等。所以我想从“形神观”的角度,从神韵的角度来看素描。中国的素描应该不同于西方素描,比如在刘万鸣的素描或者说是肖像写生作品里面,它是有题◇•■★▼跋的、有印章的,所以结合起来又是一幅完整的中国画作品,这可谓“繁”的体现。

  第二对概念是“真”和“妙”的关系。现实主义画家包括徐★▽…◇悲鸿也讲过“真”和“妙”的联系,讲过惟妙惟肖,把笔墨通过一种素描化的改造来描绘现实,通过模特的写实来描绘现实、描绘社会,这是一种角度。如果回归到人的意态的角度,回归到形神观的角度,去深入人的心理特征,去描绘这种形象,这又是一个角度。我想这种写真是不是更趋近于中国本土文化的特质?更有文化内涵和文化深度?这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今天这个话题是关于素描这个概念的,所以我先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第一,我认为很多肖像写生,不能以素描来界定。比如我们所说的舒传曦先生的人体,也包括刘万鸣先生的肖像写生,他的写生用线条在不经意间对人物进行刻画,不是追求“形”,而是追求“神”。这是中国画的技法、中国画的主张,体现出他对于传统中国画的理解。在现在的肖像写生中,我认为可以不用素描这个概念。为什么?从传统的角度看,中国画只有写真的概念可以和素描相对应,但是并没有相似的主张。中国式的肖像写生并非用纯粹西方素描关系来塑造形象,而是把线条表现在若干的细节当中。因此,我觉得中国画家不是完全的对景写生。因为他一开始进入写生,就进入了一个创作◇=△▲的“想象性”, 他不是在用纯粹的西方素描关系来塑造形象,而是把“中▷•●国式”的线条表现在若干的细节当中,给我们呈现出来,我觉得这是中国画家的一大进步。这个很重要,是艺术家把他多年的对中国画经典的传承和思想技法表现出来,这里△▪▲□△面更多的是思想。在技法的变化上,把这样一种精神来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表,和最直接的一个形象表达方式,我觉得这就是最根本的“中国化素描”,它最能代表中国文化,一个大美的境界和一个包容的文化气象。

  第二个我想谈的问题是画幅大小的问题。中国传统绘画都是小尺幅中见到大气象。像那些卷轴画尺寸都不大,可以在手中把玩,但是“致广大而尽精微”,用尺幅很小的作品反映出一个大的气象,这又是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方绘画的不同,我想这一点又符合我们现在一直在讲的大美境界。

  关于素描我谈两点。第一个,用不用素描这个概念?虽然尽晖说不用素描这个词,但我认为还是得用素描这个词,用素描画很小的东西,来反映很宏大的精神,这种艺术震撼力和文化的内涵就是中国传统艺术精神,这一点我和尽晖的看法是一致的。你看徐悲鸿的素描、蒋兆和的素描,能觉得线面结合里面有很丰富的变化,略知中国文化艺术发展的人都知道,这实质上是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的一种融合,这些文化因素都在作品中展露出来。它的造型有东西方的元素,它的技术有东西方的营养,最终又不失于我们中国艺术的特征。这就让我想起来第二个问题,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五四强调了什么东西?五四运动时期,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胡适说的“整理国故,再造文明”,五四是要打开围墙的,吸收西方的先进文化,来补充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整理我们中国传统经典的东西,来弘扬我们的文化,这是五四文化精神的核心。

  有一次跟刘文西老师有一个座谈会,刘老师有一个观点,其实他这个观点应该代表徐悲鸿、蒋兆和体系的观点,那就是我们五四以后中•☆■▲国人物画发展创新的基本理念:既要有传统的笔墨,又要有生活的感受,同时绝对不能拒绝学院派和西方造型艺术的精华。

  现在强调我们中华民族本土文化,我们不能有封闭的围墙,这恰恰是我们中华文化的精髓。就像刘文西先生讲的,全世界的古老▪…□▷▷•文明,大都断代、断裂了、消失了,已经成了文化化石,只有我们中华文化延续至今,它的根本核心就是我们中华文化所具有的丝路精神。丝路文化精神是什么精神呢?就是海纳百川,为我所用。站在长安的山•●顶上看看汉唐的墓群,你会惊叹汉唐的雄风和开放气度,当年他们能把鸵鸟和洋人都雕刻在中国人陵墓的旁边,这是何等的宽容、何等的气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招财鞭炮

Copyright © 招财鞭炮 版权所有
招财鞭炮 菜单 联系 电话